何氏眼科分院直达:沈阳大连葫芦岛锦州盘锦营口铁岭抚顺
您当前的位置:何氏眼科医院 医院新闻
一位医者的求医[心路] ——专访何氏眼科(大连)医院刘济琪教授
来源:何氏眼科大连医院 作者:何氏眼科大连医院 时间:2018年12月10日

 

刘济琪教授相关情况:1942年生人,77岁高龄的刘教授在医疗战线上持续奉献57年。其中,在眼科医疗实践上所投注的时间超过40年。

 

“2010年前,我从未经历过瞬间崩溃的场面。2010年,我的双眼被查出黄斑牵拉综合征,对于一位眼科医生来说,这无异于下达了一纸‘休书’,我哭着跟身边的徐彦和王业玮说:完了,我的眼科事业到此结束了,好不甘心。之所以在2018年9月底选择在何氏眼科接受手术,是因为我看重几位医生在行医状态下的心无杂念,这是我50多年来所秉持和认同的信念,在我看来,真正高明的医术是信念的纯净和高贵。”
——刘济琪
   
 
 
 
        笔者:请问2010年您双眼的问题因何而起?
        刘济琪:2010年4月,我做家务时意外从高处跌倒,当时没有在意,完全忽略了自己是“易出血体质”。到了2010年9月,双眼开始发生状况,首先是左眼的视力在三个月内由0.3下降到0.1,几乎看不清了,原本以为是白内障,但OCT检查结果令我非常意外:黄斑牵拉综合征。从医学的角度来说,该眼病直接影响到眼底安危。

        笔者:您是一位拥有57年诊疗经验的眼科医生,这样的检查结果,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?
        刘济琪:当时我真的崩溃了,难道我要就此终结眼科事业吗?瞬间的崩溃之后,我果断做出决定:去北京接受手术,挽救我的光明。术后,左眼由0.1提高到0.3。经过长达数年的自我救治,左眼视力恢复到0.7。

        笔者:您今年77岁了,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候接受右眼手术?又为何会选择何氏眼科?
        刘济琪:2010年跌倒之后,我右眼状况也不乐观,尤其是进入2018年之后,裂隙灯看诊感觉越来越吃力了。同时,也担心自己随时会爆发青光眼,遂决定接受手术。
        通过近10年的临床观察,我信任何氏眼科,相信徐彦院长,王业玮院长,李在正主任,相信他们能救赎我的右眼。这些年,我和他们一起共事,他们每个人的手术量均已超过万例,这在东北地区眼科专家中也是屈指可数的。并且,他们在自己的专业领域都是开创了辽南多项技术先河的人。在他们的柜子里、墙上展示了无数锦旗与感谢信。所有这一切,让我没有理由不选择何氏眼科,选择我的学生,我的同事们。

        笔者:请问这份信任的背后是什么?
        刘济琪:我看重的是他们三位在行医状态下的心无杂念,因为这是我50多年来所秉持和认同的信念,在我看来,真正高明的医术是信念的纯净和高贵。

       笔者:那么,心无杂念能换来什么?
       刘济琪:直觉和灵感。直觉和灵感对一位医生来说非常可贵,只有心无杂念,才能体验到医学创新的极致。
       有一个故事,数年前,曾经有一位姓何的患者,当初,我给他的诊断是角膜内皮失代偿,以我多年的临床经验,我建议他选择注射内皮营养药,激素+维C。但是,何先生并不接受,而是选择去北京一家知名医院接受诊疗。很长一段时间之后,何先生再次来到我面前,未曾说话,直接竖起大拇指:“两三年前,您让我接受注射治疗,我没有接受,两三年之后,北京这家医院给出了同样的诊疗建议,就是说,您的诊疗思路至少比他们超前了两年,我敬佩您的医术。”

        笔者:您在三甲医院工作过几十年,在您看来,三甲医院和民营医院的文化差异在哪里?
        刘济琪:在业务和医德的培养和培育上,三甲医院和民营医院的标准和尺度不同,这种不同造就了文化差异的现实。排除业务层面不说,在我手术时,何氏眼科的手术室里播放着轻音乐,这种对患者心理的安抚和尊重,是我在其他医院没有见到过的,也是惊喜的。

       笔者:您如何理解何氏眼科近些年不断推陈出新的眼科技术?
       刘济琪:新技术带来新思维,而新思维会引领医院不断寻求创新。最重要的是,新技术会直接让患者获益。这次手术就让我充分感受到新技术的魅力,手术过程全程无痛,顺利无忧。术后一周,右眼视力恢复到0.9。术后第三天,我就上班接诊了。

        笔者:双眼接受过手术之后,您最深的体会是什么呢?
        刘济琪:作为一名医生,应该先爱自己,才能去照亮别人。2010年,我去北京接受左眼手术时,为我做检查的医生的一句话,深深刺痛了我:“搞眼科的竟然这么晚才来?”我从来没有服输过,但是那句话在当时,直击我的自尊底线。

        笔者:医者医心。在一位眼科医生的成长中,意志力,坚持心,同理心都不可或缺,在这些要素中,您认为最重要的是哪一个?
        刘济琪:毫无疑问是同理心。有人说我看诊速度慢,可我认为即使是眼科看诊,也是一个“望闻问切”的过程,这中间,一个很重要的支撑就是同理心。能够让一个患者垂头丧气而来心满意足而去并不容易,这中间,就要花一些心思,站进患者的框架去感同身受,让他们进门时附带的情绪和情感能够安全着落,这就是我所理解的医者医心。
 
 


 
如果您有相关问题,请您登陆大连何氏眼科医院网http://www.hsyk0411.com/ 

拨打爱眼热0411-84750720,进行详细咨询!
上一篇:没有了!
关键词:青光眼|先天性青光眼|白内障|老花眼|弱视|